2016年12月21日,中德两国科学家在《科学进展》(Science Advances)杂志上宣布破解了中国雾霾最主要成分硫酸盐的形成之谜。 科学家发现,大气中漂浮的水分颗粒中所含的二氧化氮与二氧化硫的化学反应是生成硫酸盐的主要路径。减少氮氧化物排放或许对缓解空气污染问题具有关键作用。 该结论主要基于对2013年1月北京的强雾霾天气的研究。当时北京的空气质量创下中国最差空气质量记录。 由于地球表面覆盖的二氧化氮无法扩散,无风天气的二氧化氮浓度比正常天气高三倍,反应速率明显更高。这会加速硫酸盐的积累并导致更严重的污染。 参与研究的清华大学(Tsinghua University)博士郑光洁表示,在清洁环境下,硫酸盐主要通过大气中的氢氧化物反应形成,或由云水环境中的过氧化氢和臭氧反应生成。由于云中的液态水含量远高于颗粒物结合水,所以与云水中的硫酸盐生成反应相比,颗粒物结合水中的反应可以忽略。相比之下,中国北方的雾霾天气期间,由于颗粒物浓度大幅上升及静稳气象条件下相对湿度较高,主要的硫酸盐形成途径为气溶胶水中的二氧化氮反应。 来自各种地方的的污染物同时高浓度释放,使得中国北方形成了独特的强雾霾条件,也改变了雾霾中硫酸盐的形成途径。 对于改善中国北方的的雾霾天气,研究人员表示应当优先降低氮氧化物的排放,这将有助于大幅降低中国雾霾中的硫酸盐污染水平。

Read more

2016年12月,吉尔吉斯斯坦(以下简称吉国)南部的奥什州内务处证实装有毛驴的货车经由伊尔克什坦公路口岸前往中国,并表示各项文件材料齐全,属合法出口。 据了解,此次出口到中国的毛驴共有4000头,平均价格远高于吉国当地市场价,达到每头3000-4000索姆(约合43-57美元)。 中国传统中医对明胶的需求很大,从动物皮肤中提取的明胶因国内供应不足而价格大涨,从而推动了中国进口活驴的需求增长。 吉国国内对于向中国出口活驴争议声不断。有人担心,为了减少山路段的运输成本,吉国国内将发生非法屠宰的行为,此前已经在一些偏远地区发现很多被剥皮的动物尸体。两年前就曾经有被剥皮的驴肉从吉国首都比什凯克的市场流出。 吉国最大商会的会长表示理解公众对“尸体被剥皮及随意丢弃”的愤怒,并建议毛驴农场以开放和负责的态度为中国市场提供牲畜。同时,他对那些以宗教借口煽动公众的人提出指责,并表示支持能为贫困农民带来可观收益的贸易。 有反对者认为,不应销售穆斯林国家的伊斯兰饮食律法禁止的肉类。国会议员Nurkamil Madaliyev提议禁止买卖驴肉,他认为买卖“不干净的”动物并不能带来什么好处。 奥什州一些居民也表达了对毛驴出口的不满。为了满足出口需求,他们的居住地附近开设了毛驴农场,民众要求搬迁农场的抗议声也很强烈。

Read more

环境污染、交通拥堵、包括教育和医疗在内的公共服务短缺,这些由人口快速增长导致的“大城市病”正在困扰着中国的许多城市。近年来,政府一直在试图解决这个问题。 造成“大城市病”的部分原因在于中国的城乡二元结构。城市和农村资源分配不平衡,经济发展有差距,导致人们往大城市集中以寻找工作、更多机会和更公平的资源分配系统。 为了打破城乡壁垒,国务院在10月出台了一项新的计划,取消对想在城市定居的人口的户口要求。每个中国公民在出生时都需要向当地公安部门登记,取得户口,而两种类型的户口——城市户口和农村户口——拥有不同的权利,而且原先很难互相转换。根据国务院的这项新计划,农村人口更有希望获得城市户口。中央政府的目标是,截至2020年底,全国将有约45%的人口居住在城市地区,这意味着2016年-2020年期间,每年将有1300万农村家庭获得城市户口。但是以上措施仅限于中小城市,那里的机会和资源都非常有限,吸引力不足。 在中小城市放开户口的同时,拥有更多机会和资源的大城市却在缩紧户口,目的是控制城市的人口增长。到2020年,北京计划将人口控制在2300万以内,而上海的目标则是使人口低于2500万。此外,这两座特大城市还都对土地建设施加了限制,通过控制建设用地面积的方式来控制城市人口密度。 除了控制人口数量,改善人口结构也是解决“大城市病”的一种方式。控制人口数量的主要方法是搬迁,即将一些非核心行业移出城市。由于这些行业的外迁,它们的从业人员也会随之搬离大城市。以北京为例,该市计划将重工业和制造业迁出,而将服务业作为未来的主要经济驱动力。类似地,作为国家金融中心和主要经济驱动力,上海将通过加强与长江三角洲城市群的综合发展,减少城市内部的非核心功能。

Read more

据英国媒体报道,在做出关闭国内合法象牙雕刻工厂承诺的18个月后,中国即将宣布实行该行动的具体时间。 作为世界上最大的合法及非法象牙交易市场,中国已经在去年承诺将取缔国内的象牙交易,这在当时被环保主义者认为是保护大象惨遭杀戮的“最重大举措”。 中国野生动物贸易监管机构项目负责人周非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中国正在为禁止国内象牙交易进行准备,大多数合法象牙商贩都在发展替代业务,合法及非法象牙产品的价格都出现了下降。 中国的合法象牙雕刻工匠使用的是从非洲一次性进口的象牙。全面禁令的支持者认为,这一措施将减缓当地对黑市象牙的需求,并阻止走私者将偷猎的象牙流入合法市场。 在今年7月与美国发布的一份双边声明中,中国承诺要在年底前确定全面禁止国内象牙商业性贸易的时间。 野生救援协会执行董事彼得·耐特斯(Peter Knights)表示,他相信中国政府会履行诺言。 国际野生动物保护学会象牙交易分析员西蒙·海治(Simon Hedges)认为,中国政府对于关闭国内象牙交易市场不是虚假的承诺。 魏季(音译)在中国最大的非政府环保组织担任顾问,他表示中国向来严肃对待对国际社会做出的承诺。中国民众对于关闭象牙交易的反对声不大,因为国内合法象牙市场相对较小,当前只有34家制造商和130家零售商店获得合法经营许可。 魏季认为,虽然中国政府对国内象牙市场的最终安排尚不明确,但是最终一定会推出明确的行动,并且尊重世界大多数国家的呼声。

Read more

六年前,贵州省六盘水乐群村新上任的村长胡吉华发誓:一定要帮助乐群村4000余名村民(许多是残疾人)摆脱贫困,实现致富梦。他当时的想法是利用一切可用资源,专心做好每一件事。 这些年来,胡吉华一直在努力用行动实现他的诺言。他先是在村里建了一个合作社,采取了和普通公司类似的经营模式,并邀请每个村民投资土地或金钱。该做法虽然听起来很简单,但是实施起来却困难重重。因为村子里将近400名村民是残疾人。 据胡吉华介绍,高残疾率的原因主要之一是近亲结婚。约有50%的村民是少数民族,主要是回族、布依族和彝族。几十年前,不同民族之间不通婚,所以村民都是近亲结婚。 另一个原因是乐群村位于非常偏僻的山上,与世隔绝,村民以农业为生,经济非常落后。所以大约20年前,村子很多劳动力都前往沿海城市打工,因为沿海城市的工资比村子工资高出10倍。但是与此同时,很多劳动力都在危险的建筑工地上工作,如果因公致伤,也得不到赔偿,所以每年都会有因公致残的劳动力回到村子。 20年前,村民方家平去广东打工时因公致残,回到乐群村后,他一度陷入贫困之中。不过他现在是一家公司的临时工,每天装袋谷物收入90元(约合13美元),同时他还在合作社投资了5000元,并成为了股东。 胡吉华的扶贫计划使村子很多户人家摆脱了国家贫困线。能够将想法付诸实践,实实在在地改善村民的生活,这也令胡吉华自豪不已。

Read more
SAMPLE
研究称猕猴不会说话是受大脑限制而非声带

近期,一篇刊登在《科学进步》(Science Advances)杂志上的研究报告表明,猕猴等灵长类动物不能说话的原因可能在于它们的大脑,而不是声带。 在研究中,科学家们用X射线拍摄猕猴发声、进食、做面部表情时嘴部及喉咙内部的影像。随后,研究人员通过采集的数据建立猕猴电脑声带模型。研究表明,猕猴可以发出很多不同的声音,可以说出上千个单词,甚至能说出完整的句子。 尽管人类能听懂猕猴”说”的话,但是,它们的声音和人类的声音还是存在一定差别。 长期以来,科学界都认为灵长类动物缺乏说话能力是受声带限制。 该研究带头人、普林斯顿大学(Princeton University)心理学教授阿西夫·加赞法(Asif Ghazanfar)表示,这项研究足以证明猕猴不会说话的原因和声带毫无关系,根源在于大脑。 密歇根大学(University of Michigan)生物进化学助理教授托雷·乔·伯格曼(Thore Jon Bergman)虽然没有参与该项研究,但他认为该研究能帮助我们了解人类语言能力的进化。 要理解人类语言能力的起源,首先要了解人类的“近亲”是如何发声的。这项研究已经证明,灵长类动物不能说话的原因在于没有进化出一颗拥有说话能力的大脑。神经认知因素使人类能发出比其他灵长类动物更丰富的声音,而不是原先认为的解剖学因素。 这项研究也表明,人类在很久以前就拥有了发声的能力,这有助于理解语言进化的起源。人类语言能力的进化需要的是大脑而非声带上的变化。

Read more

2016年11月12日,中国环境保护部(Ministry of Environmental Protection)发布了一份报告,指出了中国遗鸥自然保护区遭到的严重破坏,并宣布该保护区“丧失了作为国家自然保护区的生态功能”。 遗鸥自然保护区(Ordos Relict Gull Reserve)于1998年建于内蒙古自治区的鄂尔多斯,后于2001年升级为国家自然保护区,是中国49个国际公认的湿地保护区之一。2002年,它被列入《国际重要湿地名录》(List of Wetlands of International Importance),当时到鄂尔多斯繁衍后代的遗鸥占据了全世界遗鸥总量的60%。 然而到了2016年,该保护区没有遗鸥出没。自此,世界上唯一一个遗鸥自然保护区失去了作为濒危物种栖息地的生态功能。 当地地方政府宣称是降雨量的减少导致了自然保护区的破坏。当地林业局副局长苗丽说:“该地区历来都干旱,没有足够的降雨,所以湿地难免会日益干涸。而自然保护区的运作主要依赖降雨,所以才会变成现在这样。” 许多专家和志愿者并不认可这种说法,他们认为,是水坝的建造和过度的生态旅游开发给遗鸥自然保护区造成了严重破坏。 《北京时报》(Beijing Times)指出,2004年以来,鄂尔多斯当地政府已经在该自然保护区开展多个大型建设工程。尽管内蒙古湿地保护条例规定,这些项目只有在提供紧急救援或救灾时才能获得批准,但许多水坝仍然得以建成,导致湿地减少了150万立方米的局部地表径流。 除此之外,过度的生态旅游开发也破坏了遗鸥的繁殖环境。2002年,位于保护区附近的旅游度假村石景花园(Shizhen Garden)正式成立。该度假村拥有酒店、餐厅和纪念品商店。海鸥保护研究员何芬奇指出,到了2004年,至少有1000只遗鸥因人为干扰而遗弃了巢穴。

Read more

据媒体报道,来自兰州石化职业技术学院(Lanzhou Petrochemical College of Vocational Technology)的师生团队研制出了一款能够探秘水下世界的智能“机器鱼”。 这款“机器鱼”采用了许多先进技术,如人工智能,可用于管道检测,水文、水质监测和水下救援等。 目前为止,该“机器鱼”已经在全国乃至世界各种大赛中获得了多项大奖。在今年10月的国际水中机器人大赛中,“机器鱼”团队获得两个一等奖。 研究团队带队老师洪梓榕介绍,大部分水污染、路面积水问题都是由管道破裂或泄露造成,而研究表明,目前的管道检测技术精度较差,这启发了团队研究出一种可以从内部检查管道的技术。 “机器鱼”检测准确性、灵敏度都比较高。同时,相比于现在市场上相似的智能产品,其售价较低,低于10万元。使用者可以通过电脑或手机就能对“机器鱼”进行控制。 团队成员丁家辉表示,项目获得成功要感谢老师们的鼓励。学院院长高溥指出,职业教育克服了传统本科教育的许多缺点,学生一进校,教师便指导他们实践专业技能。未来,学校计划引进更多技术型教师,鼓励学生进行创新。

Read more

12月2日,沈阳市最高人民法院第二巡回法庭(Second Circuit Court of the Supreme People’s Court)宣判“聂树斌案”原被告人无罪,21年前含冤而死的“罪犯”聂树斌终于得以昭雪。 1994年8月,河北石家庄西郊发生了一起强奸杀人案,时年19岁的聂树斌被认定是本案的凶手。 1995年4月,河北高级人民法院认定聂树斌犯故意杀人罪、强奸妇女罪,判处聂树斌死刑。 聂树斌死后20余年,其家人从未放弃努力,一次次向法院上诉为其平反。 该案再次进入公众视野是在2005年,河北省公安厅抓获一名叫做王书金的嫌疑人,他承认自己曾在石家庄西郊某处玉米地内强奸并杀害一名女性,是“聂树斌案” 的真正凶手。直到那一刻,案件真相才水落石出。 2013年,河北省高级人民法院二审宣判,王书金的供述与石家庄西郊强奸杀人案证据不符,不能认定王书金作案,并将该案上报至最高人民法院进行死刑复核。 2014年,最高人民法院指令山东省高级人民法院复查“聂树斌案”,复查时间长达一年。 2016年6月,最高人民法院决定提审“聂树斌案”。经过六个月的审判,最高人民法院第二巡回法庭于12月2日对原审被告人聂树斌故意杀人、强奸妇女再审案进行公开宣判。最高人民法院认为,该案件缺乏证据,多份笔录缺失,无法证明聂树斌是凶手,宣告撤销原审判决,改判聂树斌无罪。 听到法院判决结果后,聂树斌家人激动落泪。历时21年,他们终于等来了这份迟到的公正。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