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于中国陕西省神木县的武成功村拥有中国最大的煤田。经过30多年的开采,武成功村的村貌已完全改变。枯黄的野草、荒芜的农田以及暴露在外的岩石成了武成功村如今的面貌。 今年60岁的魏正法是武成功村的村民,世代生活在这片土地上。但是由于过度开采,他的家和大部分村民一样遭受了损坏,七年前,魏正法便举家搬迁到了隔壁村庄。 虽然已经从武成功村搬走,但是每年春夏,魏正法就会回到老家,在原先属于自家的田里种上玉米和黄豆。他每年种的庄稼能带来两三千元人民币左右的收益,加上煤矿开采公司每年补助的一万元,这就是他一年所有的收入。 新华社(Xinhua News Agency)2008年曾报道,神木县的煤矿开采已造成56.1平方公里的土地塌陷以及破坏超过1500公顷的农田,导致约6700名村民的生活受到影响。 除了土地塌陷,煤矿开采也带来了其他严重问题,例如河流干涸。数据显示,流经武成功村的窟野河2001年到2010年的年均径流量,和1956年到2000年均值相比,减少了54%。 由于煤炭的疯狂开采,窟野河的水资源危机也越来越明显,窟野河开始出现季节性断流。武成功村用水困难,村民不得不去约2.5公里以外的水塔接水。 随着煤炭的开采及相关产业的发展,神木的地区生产总值从2000年的23亿元增长到2015年的817.41亿元。 然而,这些年因发展煤炭产业给当地造成的生态损失究竟有多大可谓一言难尽,生态修复所需要的时间和成本也不得而知。 清华大学(Tsinghua University)副教授腾飞在一份环境研究报告中指出,开发一吨煤对环境和人类健康造成的损害价值为260元人民币。 他表示,目前环境和健康成本并没有体现在化石能源的定价机制中,这也是导致目前煤矿过度开采的重要原因。

Read more

两年前,智能手机制造商OPPO和Vivo还没有跻身中国智能手机市场前五位。但是如今,这两家厂商已经打败苹果(Apple),成为中国最畅销的智能手机品牌,而这一切要归功于许多像程小宁(音译)这样的普通人。 程小宁在偏远小镇经营一家智能手机专卖店,平时利用微信(WeChat)给回扣最多的品牌做宣传。她在每部OPPO和Vivo手机上至少能赚40元,OPPO的高端系列手机甚至可以赚200元左右。 通过与中国边远省份的手机零售商进行合作,OPPO和Vivo成为两匹黑马,占据了中国大部分智能手机市场,甚至挤掉了在中国风靡一时的小米(Xiaomi)。2016年第三季度,OPPO和Vivo在中国市场的销量已经占到市场总量的三分之一。与此同时,iPhone的市场份额降至7%,成为近三年来的最低点。 OPPO和Vivo抛开线上销售,转战智能手机销量占当地市场四分之三的线下零售店,并且将重心放在农村,侧重挖掘农村消费者的消费能力。凭借低廉的价格,OPPO和Vivo受到广大低端消费群体的欢迎。相比之下,iPhone售价昂贵,农村市场恰恰也是苹果最薄弱的市场。 市场调研公司IDC的分析师金迪(音译)表示,OPPO和Vivo愿意与本地零售商分享利润,据猜测,OPPO和Vivo两家智能手机制造商向本地零售商提供的补贴幅度最大。这带来的回报就是遍布全国的积极可靠的销售网络。 据统计,OPPO和Vivo2016年第三季度出货量约为4000万台,占中国市场的34%。而在2012年,两家公司的市场份额合计才2.5%左右。在这段时间内,iPhone的份额下滑了三分之一以上,降至820万部,不到Vivo的一半。 截至2016年6月,OPPO已在中国拥有24万家私人零售店,相当于麦当劳(McDonald’s)全球分店数量的六倍。而苹果目前在中国大陆的零售店不足40家,且绝大多数部署在大城市。

Read more
SAMPLE
研究人员耗时数十年防治宁夏荒漠化

中国西北部宁夏回族自治区的沙坡头是黄河与腾格里沙漠的交汇处。50多年来,这里一直是研究人员防治荒漠化的前沿阵地。 上世纪50年代,由于建设包兰(包头-兰州)铁路的缘故,沙坡头进入了公众视野。这里的沙丘不断变化,并不适合修建铁路轨道,因此包兰铁路在沙坡头段遇到了困难。为此,科学家走进了沙坡头。 1958年包兰铁路通车时,沙坡头以其“草方格”治沙技术闻名于世。所谓“草方格”,就是将麦草部分掩埋,铺设成棋盘状的一个个方格,运用草根的力量来阻止沙漠的入侵。“草方格”具有惊人的防风性能,有助于固定沙丘、形成表层土。在足够多的土壤形成后,就可以种植抗旱植物。然而,日益下降的水位使植被退化,导致固定效应减弱。 1999年,科研人员李新荣赴澳大利亚学习,从澳方教授那里学来了土壤结皮技术,并在回国后应用到了沙坡头的治理中。土壤结皮在干旱和半干旱地区大量存在,是由荒漠地表的细菌、真菌、藻类、地衣、苔藓等植物的菌丝和分泌物与沙石结合而形成,能够有效对抗土地侵蚀。但是土壤结皮的生长耗时五年之久,太过缓慢。于是,李新荣和他的团队在实验室中培养相关生物,并把它们喷洒在沙子上,大大加速了土壤结皮的生长。 如今的沙坡头有30余种栽培植被。丰富的植被种类对防治荒漠化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 沙坡头为许多其他地区荒漠化的防治提供了宝贵的经验,这其中不但有国内的陕西毛乌素沙漠、内蒙古科尔沁沙漠和内蒙古鄂尔多斯沙漠,更吸引了来自中东和非洲的研究人员到沙坡头接受培训。

Read more

学术期刊《科学报告》(Scientific Reports)11月10日刊登的一篇论文称,2012年于中国江西赣州出土的恐龙化石证实了一个新的恐龙品种——“泥潭通天龙”。 “泥潭通天龙”是一种新型的窃蛋龙,该化石记录了亚洲的窃蛋龙在白垩纪的进化谱系,有助于科学家建立窃蛋龙在白垩纪末期灭绝前的动物志。 “泥潭通天龙”化石全长只有70厘米,个子很小,和一只绵羊差不多大,有喙、翅膀和头冠,外形像鸟。被发现的时候,它腹部贴地,头向上扬起,四肢向左右伸出,这种极其罕见的姿势表明,它生前最后一刻是在泥潭中苦苦挣扎。时隔6600万到7200万年后,它的化石在赣州通天岩风景区(Tongtian Cave Scenic Resort)内被发现,因此得名“泥潭通天龙”。 “泥潭通天龙”的发现对窃蛋龙的研究有着重要意义。和其他种类的窃蛋龙一样,“泥潭通天龙”尾巴的椎体上有一个侧孔,但是它的头部却和所有已知的窃蛋龙都不一样。据此研究者断定,它是一种全新种类的窃蛋龙。 窃蛋龙首次出土于1923年,被发现时化石骨架下有一窝恐龙蛋,而附近又有许多其他种类恐龙的化石,因此研究者推测,当时它正在偷其他恐龙的蛋,于是将其命名为“窃蛋龙”。虽然后来的研究表明,这些蛋其实是它自己的,但是按照古生物命名法名称已不能更改,所以无辜的它们只能一直顶着小偷的恶名。 由于化石数量稀少,窃蛋龙一度是最神秘的恐龙之一,但是随着许多新化石在亚洲和北美陆续出土,人们对窃蛋龙的了解也越来越多。其中赣州在过去五年里出土了大量新型窃蛋龙,成为了窃蛋龙发现的热点地区。

Read more

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10月13日抵达柬埔寨首都金边,开始了为期两天的国事访问。访问期间,习近平与柬埔寨国王诺罗敦·西哈莫尼(Norodom Sihamoni)之间坚定的握手正是两国友好互信关系的象征。 中柬两国之间的友谊由来已久。早在20世纪70年代初,中国领导人毛泽东和周恩来就曾招待过当时流亡中的柬埔寨王子、现任国王诺罗敦·西哈莫尼的父亲诺罗敦·西哈努克(Norodom Sihanouk),并给予国宾礼遇,以显示中国支持小国家对抗资本主义的决心。 如今,中国在国际舞台上的角色已经发生了很大的变化,但其借由柬埔寨传达信息的战略依旧。习近平这次抵达金边,不仅向柬埔寨、也向其他亚洲国家释放了一个明确的信号:与中国建立亲密关系,就可以从中国不断增长的经济和地区实力中获益。 中国在亚洲的经济、政治甚至军事表现正在引起美国及其盟友的不安,有时甚至招致激烈回应。为此,中国需要朋友。同时,鉴于日益增长的人口数量与老龄化的人口结构,中国期望在东南亚寻求高额的投资回报。 中国希望借由柬埔寨这个最坚定的盟友,与东南亚国家联盟(Association of Southeast Asian Nations)的10个成员国建立更密切的关系,以抵制美国在该地区的影响,并向潜在盟友展示中国在贸易增长、基础设施发展和财政援助方面所能提供的帮助。 如果柬埔寨能够从中国的“一带一路”(“One Belt, One Road”)战略中获益,就可以帮助该计划得到其他渴望发展的贫穷国家的支持。 去年,中国在柬埔寨的投资超过在其余国家投资的总和。柬埔寨有20%的资本投资来自中国。

Read more

随着中国房地产价格日益走高,各种对于市场崩盘、泡沫破灭以及中央调控房价的猜测在坊间不断流传,而近来中国社交网络热传的一份政府内部文件则显示出中央对抗房地产泡沫的决心。 这份在微信(WeChat)朋友圈热传的江苏省关于“930会议的传达提纲”的内部文件显示,对抗房地产市场的恶性通货膨胀不仅仅是地方政府的事,其指挥链直达位于中央的习近平主席和李克强总理。从文件中可以看出,习李对遏制房地产价格飙升采取了坚定的立场。 文件记录了9月30日上午,住房和城乡建设部(住建部)在北京召开了热点城市房地产工作部署会,传达了习李对“控房价、稳市场、防风险”有关工作部署的指示。习近平警告说,一二线城市必须对房地产泡沫保持警惕。他对房地产价格失控抱有担心,并表示说不能控制住住房价格的地方官员将被追究责任。 这次会议官方媒体并未予以报导,但随后发生的事证实了其真实性。 9月30日晚上,北京率先出台房地产降温措施,随后一周内,另外20座城市纷纷跟进,陆续出台严苛的房地产调控政策,包括提高按揭贷款的首付款要求,禁止投资者购买第二或第三套房等。 分析师认为,多城同步调控房市,这些措施显然并不是各城市的独立反应,而是来自中央的压力。也有分析师认为,此次房市调控的时机非常到位,因为“十一黄金周”期间,大多数公共机构和银行不工作。 经济学家警告说,房地产泡沫的增长是中国经济最大的风险。中国首富王健林此前也曾表示,中国房地产将成史上最大泡沫。中央银行(Central Bank of the Republic of China)行长周小川在最近一次于华盛顿举行的20国集团会议上表示,中国政府已经注意到一些城市的房价快速上涨,并正在采取积极措施解决这些问题。

Read more

10年后,中国可能会出现第二个”罗布泊”!罗布泊是一个位于新疆维吾尔自治区沙漠里已干涸的咸水湖。 位于陕西省神木县的红碱淖(Hongjiannao Lake)是中国最大的沙漠淡水湖,然而现在的红碱淖却面临着重重危机。 自2006年以来,红碱淖水位每年下降30厘米至60厘米,平均水深度已从8.2米下降到不到4米。 在面积上,红碱淖1969年的面积高达67平方公里,而今天的面积已缩小近半,仅为32.8平方公里。 专家预计,如果放任不管,红碱淖将会在10年内彻底干涸,湖区内的动植物也将无法生存。 与此同时,水量减少也导致湖水不断碱化。目前湖水的pH值已达到9.8,超过了大多数生命所能承受的范围。 原来在湖中生存的17种野生淡水鱼如今已经完全绝迹,其他物种也受到威胁。 曾几何时,红碱淖是国际自然保护联盟(International Union for the Conservation of Nature)易危物种遗鸥在世界上最大的繁殖与栖息地,来此繁殖的遗鸥占据全球90%以上。 而如今,湖中以前被遗鸥用于繁殖的小岛半岛化现象严重,遗鸥巢穴的数量也从2011年的7700个减少到去年的2000个,将近半数遗鸥去往别处繁殖。 造成红碱淖萎缩的主要原因是来自地表河流的补给水量急剧减少。由于自治区在河上建坝截流,红碱淖的两大主要补给来源营盘河(Yingpan River)和蟒盖兔河(Manggaitu River)自2006年就不再向湖区补水,而来自陕西的四条补给河流中也有三条也在10年前干涸。 湖区每年的蒸发水量为2000毫米,而降水量仅为350至400毫米,失去地表河流补给的湖水缺口量巨大。 为了保护红碱淖使其不致于消失,2003年神木县在湖区周围建立了一个自然保护区,并自2006年至今已投入了61.7亿元(约合9250万美元)用于保护红碱淖。 然而,由于陕西和内蒙古双方互相推诿指责,神木县单方面的保护措施无济于事。 为此,神木县政府建议将红碱淖自然保护区由县级提高到国家级,由国家出面协调两省区的关系,通过立法来推进红碱淖的保护工作。

Read more

9月19日,英国《自然·光子学》(Nature Photonics)杂志刊登两篇论文,报告中国及加拿大科学家成功实现了能跨越整座城市的量子隐形传态技术。 来自中国科学技术大学(University of Science and Technology of China)和卡尔加里大学(University of Calgary)的两支科研团队分别在中国安徽省合肥市及加拿大卡尔加里市进行了实验。 研究者们在一个实验室中销毁的光子数据,在相隔超过八千米的另外一个实验室中经由光纤得到复原。此前,科学界开展过类似的实验,但仅局限于同一间实验室。 在精密仪器的帮助下,由潘建伟教授和张强教授领导的中国研究团队在安徽实现了长达12.5千米的量子隐形传态。 潘建伟教授是量子信息研究的先锋。他所带领导的“多光子纠缠及干涉度量学”项目曾获得2015年度国家自然科学一等奖。 在卡尔加里,由Wolfgang Tittel教授领导的加拿大研究团队也实现了8.2千米的量子隐形传态,且实验速度更快。 一直以来,量子学科学家知道一个光量子粒子可以分成互相”缠绕”的两个部分,其中一个部分发生改变会影响另外一部分的状态。但是,这个过程依旧是个谜题,尚未破解。它也为量子隐形传态的研究增添了难度。 一位没有参与这个研究项目的物理学家表示,这项实验是“量子网络”发展的一大突破。相比于数字数据,量子数据大大提高了互联网连接的安全性和强度,未来发展空间更是可观。 法国物理学家Frederic Grosshans发表在《自然·光子学》杂志的评论文章表示,这项研究足以证明跨城市的量子隐形传态在技术上是可行的。 长期以来,远程传态只存在于科幻小说中。尽管实验成功了,还是有不少科学家认为,要实现实物的远程隐形传态还需要长期大量的研究。

Read more

一款名为 “Musical.ly” 的音乐分享手机应用在美国青少年群体中日益风靡。它的一亿用户能够跟着音乐对嘴和跳舞,拍成独特的音乐短片和其他用户分享。 事实上,这款异军突起的应用是“中国制造”,总部位于上海,还有一个中文名字“妈妈咪呀”。 为了在美国市场上获得成功,妈妈咪呀不得不放弃拥有七亿网民的中国国内市场。主要原因在于,中国的互联网从根本上迥异于世界其他地方。 比起全球各地以开放性著称的互联网,中国的互联网是一个封闭的世界,二者的市场竞争截然不同。 20年前,中国开始用防火墙把国内自主研发的互联网与国际互联网分隔开来。从那以后,数码世界一分为二。 中国的互联网世界里没有谷歌(Google)、推特(Twitter)和Facebook,取而代之的是一些本地品牌,例如百度(Baidu)、新浪微博(Sina Weibo)等。 这些公司尽管已跻身全球互联网巨头,其规模壮大几乎完全依赖国内业务,而它们在国外的发展却杂乱无章,铩羽而归。中国的互联网企业不得不面临抉择:或者选择国内市场,或者选择国际市场。 中国互联网公司向海外扩张面临着重重困境,腾讯(Tencent)旗下的微信(WeChat)可谓是其中的缩影。 在中国市场上,微信主要是个聊天和社交工具,此外它还将现实世界的服务和电子商务结合在一起,可以用来付账单、打车、预约挂号等,因此成为西方公司赶超的对象。 然而,在国际上,微信便捷的生活服务功能却大大受限因为这些功能非常依赖国内其他互联网服务,造成微信在国外只不过是一个聊天和分享照片的工具,和WhatsApp以及Facebook Messenger没什么区别。 不足为奇的是,百度和阿里巴巴(Alibaba)所推出类似的应用也面临着同样的困境。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