据中国小行星研究专家介绍,继2020年向火星发射探测器后,中国将重点探索三颗小行星并登陆其中一颗进行科学研究。 国务院新闻办公室(Information Office of the State Council)最近发布的《2016中国的航天》白皮书(China’s Space Activities in 2016)中也提到了小行星探索,概述了未来五年中国航天的主要任务。 中国科学院紫金山天文台(Chinese Academy of Sciences’ Purple Mountain Observatory)研究员季江徽介绍说,专家计划发射小行星飞行探测器,它将与小行星并排飞行一段时间,最后在小行星上着陆,对小行星表面进行采样分析。 2017年年底,中国将发射“嫦娥五号”(Chang’e-5)月球探测器,并采集样本。迄今为止,全球只有美国和日本掌握了探测小行星的技术。 科学家们将优先观测近地小行星,以分析它们和地球碰撞的概率。此外,他们也希望通过研究小行星的形成和演化,进一步揭秘太阳系的起源,以及地球上水和生命的起源。 据了解,中国科学家计划在名为Apophis的小行星上发射探测器,并登陆编号为1996FG3的小行星。整个任务将持续六年左右。 Apophis小行星发现于2004年,相当于两个足球场的大小,最大直径约为394米。根据计算,它将在2029年靠近地球,距离地表大约30000公里。在天文学上,这个距离就像头发的直径一样微不足道。这将是有史以来这个规模的小行星最接近地球的一次。根据推测,它还会于2036年再一次靠近地球。虽然有进一步研究表明Apophis在2029年只有一百万分之一的概率击中地球,但它对地球而言仍是一个潜在的威胁。 科学家们估计,大约存在30万个直径大于40米的近地天体,但是只有3%的天体被发现。 2013年12月,全球成立了一个国际小行星警报网络,时刻监测潜在的危险。 季江徽所在的紫金山天文台今年1月发现了三颗新的近地小行星,其中一颗编号为2017BL3的小行星暗藏潜在的威胁。 除了观测随时可能发生的危险,探测小行星的意义还在于探索生命的起源。根据科学观测,许多小行星上含有水,一些科学家认为地球上的水或许是由小行星或彗星带到地表。一系列研究表明,小行星上很可能隐藏着生命起源的痕迹。

Read more

长期以来,人们都认为这个世界由六大大陆板块组成,但是最近,研究板块构造的一群地质学家发现了一个名为“西兰板块”(Zealandia)的全新大陆板块。 它位于在澳大利亚东部的太平洋海域地区,新西兰和新喀里多尼亚就位于这块新发现的板块上。 地质学家的研究表明,数千年来,西兰板块深藏在海底让世人忽视了它的存在。 参与这项研究的11位地质学家表示,新西兰和新喀里多尼亚不仅仅是岛屿链,同时也是独立的地壳板块,总面积达490万平方公里。 研究人员发表在美国地质学会杂志《GSA Today》上的论文提到,西兰板块的发现并不是突然的,而是一个逐渐完善的论证过程。假如是在10年前,在没有充分证据和信心的情况下,他们决不敢轻易公布这个重大发现。 加州大学圣巴巴拉分校(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at Santa Barbara)的地质学家布鲁斯·陆元迪克(Bruce Luyendyk)接受采访时表示,这个研究团队集结了最优秀的地质科学家。实际上,“西兰板块”并不是一个新词,陆元迪克于1995年就提出了这个概念。但是,他创造“西兰板块”的初衷是为了方便描述新西兰,新喀里多尼亚,包括被海水淹没的地质碎片集合。 后期的研究人员将陆元迪克的想法进一步推进。他们花费几十年时间,收集各种证据,用地质学界通用的四条标准来重新审定“西兰板块”。各种例证充分证明,“西兰板块”是一块独立的大陆板块:首先,“西兰板块”位于相对于海洋地壳所在区域的高海拔地区;其次,“西兰板块”上存在三种类型的岩石(火山岩,变质岩和沉积岩);此外,“西兰板块”地壳厚度和周围海域相比更厚,且不太致密。“西兰板块”面积超过100万平方公里,而且拥有明确的地理界限,根据地质学的定义,它可以被称为一块大陆板块。 陆元迪克认为,“西兰板块” 的发现对以后探索地壳的粘结和分裂起到了重要作用。此外,它也会为新西兰带来显著的经济影响。联合国(United Nations)协定依据大陆边界来确定哪些国家可以获得离岸资源。这个新发现可能为新西兰带来数百亿美元的化石燃料和矿物资源。

Read more

中国国家卫生计生委疾病预防控制局(National Health and Family Planning Commission)发布的一组数据显示,从2016年1月1日零点开始,截至12月31日凌晨12点,中国大陆地区共报告传染病死亡人数18237人,其中发病人数为6944240人。 中国法定传染病共分为三类,分别是甲类传染病,乙类传染病和丙类传染病。甲类传染病指鼠疫和霍乱;乙类传染病包括传染性非典型肺炎、艾滋病、白喉、脊髓灰质炎、肺结核、疟疾等;丙类传染病包括血吸虫病、丝虫病、流行性感冒、手足口病、感染性腹泻等。 国家卫生计生委的报告显示,2016年中国大陆报告的甲类传染病中,鼠疫发病只有一例,霍乱有27例,但均未出现死亡案例。 乙类传染病报告发病2956472人,死亡人数为17968人。其中,报告死亡数占前五位的病种分别为艾滋病、肺结核、狂犬病、病毒性肝炎和H7N9禽流感,占据乙类传染病报告死亡总数的98.84%,报告发病数居前五位的病种依次为病毒性肝炎、肺结核、梅毒、细菌性和阿米巴性痢疾、淋病。乙类传染病发病率和2015年相比下降了3.54%,报告死亡率则上升了7.68%。 除此之外,丙类传染病共报告发病3987740人,死亡人数为269人。其中,手足口病、流行性感冒和其他感染性腹泻报告的死亡人数最多,占丙类传染病报告死亡总数的98.51%。报告发病数居前五位的病种为手足口病、感染性腹泻病、流行性感冒、流行性腮腺炎和急性出血性结膜炎。和2015年相比,丙类传染病报告发病率上升了17.89%,报告死亡率上涨了67.52%。

Read more
SAMPLE
美国退出TPP 中国或成赢家

1月23日,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签署行政命令,决定退出“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Trans-Pacific Partnership / TPP)。 特朗普曾在竞选期间表示,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会损害美国制造业,是美国“潜在的灾难”。因此,特朗普上任后当即表示会在第一时间放弃TPP。 另一方面,美国退出TPP对中美关系会产生何种影响成为了全球瞩目的问题。 一直以来,中美关系经常被外界形容为“修昔底德陷阱”(Thucydides Trap)等——“修昔底德陷阱”是指一种现存的权力遭受来自另一个上升势力的威胁,两者关系紧张,甚至可能发生战争。 值得注意的是,特朗普在当选后的短视频演讲中并没有提及中国是货币操纵者,或是提出要对中国进口商品提高关税。类似措施一旦实施,很可能会出现全球性的恐慌。用习近平的话说,中美之间将不会再进行其他合作。如果美国确实试图“惩罚”中国贸易,中国也完全有可能实行报复,例如限制对美国产品的进口,甚至转移美国政府债务。 美国放弃TPP标志着亚太平衡战略会受到严重影响,美国将失去在经济贸易意义上持续引领亚太地区的可能性。部分亚太国家,例如罗德里戈·杜特尔特(Rodrigo Duterte)领导的菲律宾或许会跑到中国阵营。 据统计,美国是美洲大部分国家和地区以及欧洲部分国家最大的贸易伙伴,但以中国作为最大贸易伙伴的国家覆盖区域更广。预计到2025年,中国的贸易领导地位将进一步向外延伸,而美国预计只会在赤道以北的美洲国家处于领先地位。 长此以往,以美国为首的盟国将会越来越少,地缘政治地图可能会转变为经济地图。从美国的角度来看这是极其不利的,因为中国即将成为世界舞台上更为强大的一方。

Read more

2016年12月22日凌晨3点22分,装有全球二氧化碳监测科学实验卫星(简称“碳卫星”)的长征二号(Long March 2)运载火箭在甘肃酒泉卫星发射中心发射升空。这次发射是长征系列火箭的第243次任务。除了碳卫星之外,火箭还搭载了用于农林业监测的其他卫星。 这枚碳卫星重达620公斤,在地球上空约700公里的太阳同步轨道上运行,用以监测大气中二氧化碳的浓度、分布和流量。在今后的三年里,碳卫星将每16天彻底检查一次全球的二氧化碳水平,精确度可达到4ppm(百万分比浓度)。 在过去的150年里,大气中的二氧化碳浓度由于人类活动的影响从280ppm上升到了400ppm,达到2500万年以来的最高值,导致20世纪全球平均气温上升了约0.7摄氏度。为了控制碳排放,多个国家签署了《巴黎气候变化协定》,承诺减少碳排放。相比地面站,二氧化碳监测卫星可以在全球范围内监测数据,更好地追踪温室气体的来源,并有助于评估各国是否履行其减排的承诺。 在过去,中国的碳数据或是美国和日本的二手卫星数据,或是来自地面站,但地面站无法覆盖到海洋,这些都使中国的碳排放研究和决策受到制约。随着碳卫星的升空,中国成为继日本和美国之后的第三个使用自己的卫星监测温室气体的国家。这意味着中国将在气候变化、碳减排以及谈判中对于碳交易有更大的发言权。 中国的二氧化碳排放量预计即将在2030年前后达到峰值,届时单位GDP的碳排放量将比2005年同期下降60%。

Read more

位于中国陕西省神木县的武成功村拥有中国最大的煤田。经过30多年的开采,武成功村的村貌已完全改变。枯黄的野草、荒芜的农田以及暴露在外的岩石成了武成功村如今的面貌。 今年60岁的魏正法是武成功村的村民,世代生活在这片土地上。但是由于过度开采,他的家和大部分村民一样遭受了损坏,七年前,魏正法便举家搬迁到了隔壁村庄。 虽然已经从武成功村搬走,但是每年春夏,魏正法就会回到老家,在原先属于自家的田里种上玉米和黄豆。他每年种的庄稼能带来两三千元人民币左右的收益,加上煤矿开采公司每年补助的一万元,这就是他一年所有的收入。 新华社(Xinhua News Agency)2008年曾报道,神木县的煤矿开采已造成56.1平方公里的土地塌陷以及破坏超过1500公顷的农田,导致约6700名村民的生活受到影响。 除了土地塌陷,煤矿开采也带来了其他严重问题,例如河流干涸。数据显示,流经武成功村的窟野河2001年到2010年的年均径流量,和1956年到2000年均值相比,减少了54%。 由于煤炭的疯狂开采,窟野河的水资源危机也越来越明显,窟野河开始出现季节性断流。武成功村用水困难,村民不得不去约2.5公里以外的水塔接水。 随着煤炭的开采及相关产业的发展,神木的地区生产总值从2000年的23亿元增长到2015年的817.41亿元。 然而,这些年因发展煤炭产业给当地造成的生态损失究竟有多大可谓一言难尽,生态修复所需要的时间和成本也不得而知。 清华大学(Tsinghua University)副教授腾飞在一份环境研究报告中指出,开发一吨煤对环境和人类健康造成的损害价值为260元人民币。 他表示,目前环境和健康成本并没有体现在化石能源的定价机制中,这也是导致目前煤矿过度开采的重要原因。

Read more

两年前,智能手机制造商OPPO和Vivo还没有跻身中国智能手机市场前五位。但是如今,这两家厂商已经打败苹果(Apple),成为中国最畅销的智能手机品牌,而这一切要归功于许多像程小宁(音译)这样的普通人。 程小宁在偏远小镇经营一家智能手机专卖店,平时利用微信(WeChat)给回扣最多的品牌做宣传。她在每部OPPO和Vivo手机上至少能赚40元,OPPO的高端系列手机甚至可以赚200元左右。 通过与中国边远省份的手机零售商进行合作,OPPO和Vivo成为两匹黑马,占据了中国大部分智能手机市场,甚至挤掉了在中国风靡一时的小米(Xiaomi)。2016年第三季度,OPPO和Vivo在中国市场的销量已经占到市场总量的三分之一。与此同时,iPhone的市场份额降至7%,成为近三年来的最低点。 OPPO和Vivo抛开线上销售,转战智能手机销量占当地市场四分之三的线下零售店,并且将重心放在农村,侧重挖掘农村消费者的消费能力。凭借低廉的价格,OPPO和Vivo受到广大低端消费群体的欢迎。相比之下,iPhone售价昂贵,农村市场恰恰也是苹果最薄弱的市场。 市场调研公司IDC的分析师金迪(音译)表示,OPPO和Vivo愿意与本地零售商分享利润,据猜测,OPPO和Vivo两家智能手机制造商向本地零售商提供的补贴幅度最大。这带来的回报就是遍布全国的积极可靠的销售网络。 据统计,OPPO和Vivo2016年第三季度出货量约为4000万台,占中国市场的34%。而在2012年,两家公司的市场份额合计才2.5%左右。在这段时间内,iPhone的份额下滑了三分之一以上,降至820万部,不到Vivo的一半。 截至2016年6月,OPPO已在中国拥有24万家私人零售店,相当于麦当劳(McDonald’s)全球分店数量的六倍。而苹果目前在中国大陆的零售店不足40家,且绝大多数部署在大城市。

Read more

中国西北部宁夏回族自治区的沙坡头是黄河与腾格里沙漠的交汇处。50多年来,这里一直是研究人员防治荒漠化的前沿阵地。 上世纪50年代,由于建设包兰(包头-兰州)铁路的缘故,沙坡头进入了公众视野。这里的沙丘不断变化,并不适合修建铁路轨道,因此包兰铁路在沙坡头段遇到了困难。为此,科学家走进了沙坡头。 1958年包兰铁路通车时,沙坡头以其“草方格”治沙技术闻名于世。所谓“草方格”,就是将麦草部分掩埋,铺设成棋盘状的一个个方格,运用草根的力量来阻止沙漠的入侵。“草方格”具有惊人的防风性能,有助于固定沙丘、形成表层土。在足够多的土壤形成后,就可以种植抗旱植物。然而,日益下降的水位使植被退化,导致固定效应减弱。 1999年,科研人员李新荣赴澳大利亚学习,从澳方教授那里学来了土壤结皮技术,并在回国后应用到了沙坡头的治理中。土壤结皮在干旱和半干旱地区大量存在,是由荒漠地表的细菌、真菌、藻类、地衣、苔藓等植物的菌丝和分泌物与沙石结合而形成,能够有效对抗土地侵蚀。但是土壤结皮的生长耗时五年之久,太过缓慢。于是,李新荣和他的团队在实验室中培养相关生物,并把它们喷洒在沙子上,大大加速了土壤结皮的生长。 如今的沙坡头有30余种栽培植被。丰富的植被种类对防治荒漠化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 沙坡头为许多其他地区荒漠化的防治提供了宝贵的经验,这其中不但有国内的陕西毛乌素沙漠、内蒙古科尔沁沙漠和内蒙古鄂尔多斯沙漠,更吸引了来自中东和非洲的研究人员到沙坡头接受培训。

Read more

学术期刊《科学报告》(Scientific Reports)11月10日刊登的一篇论文称,2012年于中国江西赣州出土的恐龙化石证实了一个新的恐龙品种——“泥潭通天龙”。 “泥潭通天龙”是一种新型的窃蛋龙,该化石记录了亚洲的窃蛋龙在白垩纪的进化谱系,有助于科学家建立窃蛋龙在白垩纪末期灭绝前的动物志。 “泥潭通天龙”化石全长只有70厘米,个子很小,和一只绵羊差不多大,有喙、翅膀和头冠,外形像鸟。被发现的时候,它腹部贴地,头向上扬起,四肢向左右伸出,这种极其罕见的姿势表明,它生前最后一刻是在泥潭中苦苦挣扎。时隔6600万到7200万年后,它的化石在赣州通天岩风景区(Tongtian Cave Scenic Resort)内被发现,因此得名“泥潭通天龙”。 “泥潭通天龙”的发现对窃蛋龙的研究有着重要意义。和其他种类的窃蛋龙一样,“泥潭通天龙”尾巴的椎体上有一个侧孔,但是它的头部却和所有已知的窃蛋龙都不一样。据此研究者断定,它是一种全新种类的窃蛋龙。 窃蛋龙首次出土于1923年,被发现时化石骨架下有一窝恐龙蛋,而附近又有许多其他种类恐龙的化石,因此研究者推测,当时它正在偷其他恐龙的蛋,于是将其命名为“窃蛋龙”。虽然后来的研究表明,这些蛋其实是它自己的,但是按照古生物命名法名称已不能更改,所以无辜的它们只能一直顶着小偷的恶名。 由于化石数量稀少,窃蛋龙一度是最神秘的恐龙之一,但是随着许多新化石在亚洲和北美陆续出土,人们对窃蛋龙的了解也越来越多。其中赣州在过去五年里出土了大量新型窃蛋龙,成为了窃蛋龙发现的热点地区。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