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拥有世界最多人口的中国来说,食物的重要性不言而喻。在中国有一条地理分界线,南方以大米为主,北方以小麦为主。另外第三大主食玉米在南北方都有。目前,中国农业部(Ministry of Agriculture)正在推广土豆使其成为中国人的第四大主食。 去年2月,农业部在十三五规划(13th Five-Year Plan)中提到,到2020年中国的土豆种植面积将扩大到667万公顷。农业部表示,将来土豆将占据中国人主食的30%。将有大量小麦、水稻和玉米种植区被改为土豆种植区。这样做的原因主要是目前中国玉米、水稻、小麦的平均产量已经超过了世界平均水平,但因为耕地面积有限,提高产量的难度比较大,所以增产的空间很小。再加上近年来由于受到耕地和水资源的影响,玉米、小麦和水稻的产量受到了限制。在这种情况下,能在干旱、低温且土地贫瘠地区生长的土豆成为了粮食供应的有力保障。 目前,中国的土豆产量低于世界平均水平,仅是发达国家的二分之一到三分之一。因此,土豆还有很大的增产潜力,只要加大对技术、品种、资金的投入,在不增加耕地面积的前提下,可以实现较大增产。 一直以来,土豆在中国人的厨房里都很常见,但是却很少被当作主食,主要是因为新鲜土豆不容易保存。因此,专家提倡对其进行加工,变成全粉后长期保存。而全粉可以做成馒头、包子、面条、面包等食物。在中国,土豆成为主食,并不会体现在炸薯条薯片上,而更多是以面条、馒头等形式出现。因此对个人饮食习惯不会产生太大的影响。

Read more

3月5日,中国第十二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National People’s Congress)于北京人民大会堂开幕,3000多名人大代表齐聚北京。 中国总理李克强在会上发表的政府工作报告表示,中国2017年经济增长目标将降到6.5%左右,略低于去年6.5%至7%的目标。2016年,中国经济实际增长6.7%,为26年以来的最低水平。 李克强表示,国家将重点处理“僵尸企业”,继续压减钢铁和煤炭产能。 关于国家污染问题,李克强承诺将加大努力解决重工业污染加剧的问题。他还强调,所有的工业污染源将被全天候在线监测,国家将“坚决打好蓝天保卫战”。 此次会议,李克强誓言整治产能过剩、治理污染、反对台独,但是获得最多掌声的莫过于国家将取消移动电话漫游费的消息。 李克强把中国描述成一只破茧的蝴蝶。这个转变充满了希望,但也包含巨大的痛苦。这意味着中国经济还会继续下滑,前面的路或许困难重重。 对于美国新总统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对中国汇率和贸易政策等问题的质疑,李克强表示,在未来一年,中国将面临日益增长的保护主义的威胁,全球情况会变得更加复杂。

Read more

尽管中国已经是国外大学国际学生的主要来源,教育专家预测未来五年中国海外留学人数仍将持续增加。 据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全国委员会(National Committee of the Chinese People’s Political Consultative Conference)委员、新东方教育科技集团(New Oriental Education & Technology Group)创始人兼CEO俞敏洪预测,中国海外留学人数最高将达到每年70万到80万人。 到时候将有大约8万到10万中国学生在海外的中、小学上学、40万到50万中国学生在海外读学士学位、10万到20万中国学生在海外修读研究生学位以及5万到10万中国学生在海外职业培训学校上学。 他说:“考虑到中国经济增长和家庭收入上升等因素,中国赴海外留学的学生人数将在五年内达到顶峰,然后随着出生率和经济增长情况而波动。” 中国教育部数据显示,去年中国海外留学生的人数为54.45万,与2008年的人数相比,高出三倍多。 俞敏洪预计随着中国二胎政策的全面实施,中国海外留学人数将来还会有新一轮增长。他解释,这是因为那些可以生二胎的家庭大部分都是经济条件比较好的。 据中国教育部国际合作与交流司(Department of International Cooperation and Exchanges)司长许涛介绍,在2012年至2016年期间,超过90%的中国海外留学生都是自费留学的。 俞敏洪说,美国的大学受经济危机影响,普遍资金短缺。而在所有的国际学生当中,中国学生是最愿意付钱去留学的。国外的大学也将继续欢迎中国学生,不仅因为经济方面的因素,也因为中国学生绝大部分都是非常刻苦好学的。

Read more

孔子是中国古代著名的哲学家、教育家。据考古工作人员称,位于南昌的刘贺的陵墓里出土的一面穿衣镜上面有着孔子的画像。这是迄今为止发现的最早的孔子画像,因此引起了广泛关注。 据介绍,该穿衣镜高一米左右,由镜盖、镜框和镜子三个部分组成。其中,镜盖破损严重,除了画有一些西汉时期流行的图案外,还有近2000个汉字的文字描述,主要是写孔子和他弟子之间的故事。镜框上画了孔子,以及颜回、卜商等弟子的画像。衣镜上的孔子穿着布衣,十分写实,和当时的其他画作相比,风格大为不同。专家称,这面穿衣镜应该是刘贺生前常用之物,上面的孔子显然不是出自普通画师之手。 刘贺是汉武帝刘彻的孙子,西汉的第九位皇帝,也是历史上在位时间最短的皇帝。专家表示,刘贺被废除帝位后,深受儒家文化的影响。他将孔子及其弟子的画像放在穿衣镜上,这样每天都可以看到孔子,从而得到内心的平静。除此之外,墓里还发现了一份手抄的《论语》,据推断应该也是刘贺亲手抄写的。 刘贺的陵墓占地约40000平米,是少有的保存比较完整的皇家陵墓,目前已申请加入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世界遗产名录(World Heritage List of UNESCO)。

Read more

2015年12月,意大利摄影师Antonio Faccilongo来到中国首都北京,走访了许多居住在地下室的“北漂”,用镜头将他们的生活记录了下来。 上个世纪 60年代末至70年代,“冷战”的氛围影响着全球,为了预防核武器威胁,中国各大城市建造了很多能够抵挡轰炸的避难所,仅北京就有一万多处。80年代初,政府将这些避难所转租给私人房东,希望将这些避难所转变成小型住宅供人居住。 如今,这些地下室为上百万在北京打拼的“北漂”提供了落脚的场所。每当夜幕来临,数百万人从北京繁华的街道上转移到“地下”,其中大部分是农民工和来自农村地区的学生。 地下室的生活条件非常艰苦。虽然能用水电,但是缺乏适当的通风,地下室的空气都带着一股发霉的气息。人们共用厨房和洗手间,拥挤且不卫生。 Faccilongo就是被这个群体吸引来到了中国。在拍摄北京地下室的过程中,Faccilongo遇到了种种困难,比如被保安驱赶、被人们拒绝等等。在他到访的150户地下室住户中,只有50户左右的住客答应了Faccilongo的拍摄请求。他们来自各个年龄层,从事的工作多种多样。 北京法律要求每个居民有四平方米的最小生活空间,但在许多情况下这都不能得到保障。 Faccilongo的一张照片记录的是四岁的晶晶。她和奶奶、爸爸以及弟弟住在一间只有一张床的房间,条件非常艰苦。 2010年,为了解决被忽视的安全问题,北京禁止将核避难所用于住宅,但是清理工作至今难以实现。主要原因是原来住在地下室的人无处可去。

Read more

在重庆,有着这样一个专门靠体力谋生的群体——“棒棒军”。他们穿梭在重庆的大街小巷,肩扛一根扁担,扁担上系两根绳子,靠帮人搬运货物来挣钱。然而,这一群体现在正在慢慢消失。 今年65岁的老黄就是重庆“棒棒军”中的一员。老黄来自四川省一个贫穷的小山村。他曾经是名煤矿工人,在他的女儿三岁的时候,他的妻子选择离开了他们。42岁那年,老黄来到重庆,成为了一名搬运工。由于没有足够的积蓄,没有接受过教育,也没有特别的技能,做一名“棒棒”是他养活女儿的唯一方式。 研究“棒棒军” 多年的学者秦洁表示,由于没有正规的许可证或正式注册,“棒棒军”的实际数量很难确定。据估计,上世纪80年代末到90年代初,重庆市大约有40万“棒棒军”。他们是典型的农民工。 但随着城市的发展,作为“棒棒军”在重庆生存已经变得越来越艰难。随着城市交通和物流行业的发展,人们有了更多的选择。年轻人情愿选择货运公司或者打出租车来搬运货物。 秦洁表示,“棒棒军”迟早会消失。等到有一天,他们年老到不能干力气活,对于没有存款也没有社会保险的“棒棒军”而言,靠什么生活将是个难题。

Read more

近年来,随着无人机的发展,航线安全受到了越来越大的威胁。为此,广州白云机场(Baiyun Airport)正在设计一个电子墙来拦截进入机场净空区的无人机。电子墙预计将于2017年年底前建成。 据白云机场的副总经理黄浩介绍,一旦有无人机进入,电子墙就会干扰无人机系统,让它自动返回。白云国际机场还将跟当地政府和公安部门合作加强安全宣传和日常监测。 2017年以来,无人机威胁或干扰民航班机起降事件频发,云南、四川、深圳、杭州等多地民航机场都曾受到无人机的影响。2月6日,台北松山机场(Songshan Airport)净空区遭无人机闯入,共有六个航班,700多名旅客受到影响;2月2日至3日,昆明长水国际机场净空区出现四起无人机闯入事件。 深圳无人机行业协会(UAV Industry Association)副秘书长杨洁琼说,目前在中国有超过五万无人机使用者,其中一半以上都集中在珠江三角洲地区,而且大部分使用者都没有操作无人机的资质,而且这个数字还在不断快速增长。 杨洁琼说,目前该协会正在推进深圳机场成为国内首个安装反无人机系统的试点机场。此外,杨洁琼还呼吁加强法律规范,建立无人机使用者的实名登记系统,以保证航线安全。

Read more

近几年,在中国政府的支持和牧民们的努力下,西藏那曲地区的牧业经济合作社发展得越来越好。牧民们的人均收入和生活水平都有了很大的提高。 帕玉村位于海拔4700米的青藏高原上,一共有24户村民。普德(音译)是帕玉村的副村长,也是当地合作社的副主席。普德说:“以前,对牧民们来说,从每年10月到次年的6月都是难熬的冬季。我们在每年6月末迁到夏季草场,三个月后再回到帕玉。定居对我们牧民来说是一种奢望。” 2009年,帕玉合作社成立。村民们投入了自己的劳动力、土地和牲畜,每年得到分红。合作社成立了不同的工作组,分别负责放牧、挤奶、奶制品加工、市场推广等。同时,合作社还实行了记分制度,如一天放七头牦牛可以得一分,挤三头牛奶可以得两分等。全村共有380头牦牛,五个人去放就足够了,其他的村民可以选择做别的工作,或者去外面打工。帕玉村一共有97人,其中50人是劳动力。这些劳动力每年需要赚够1200分才能得到分红。但是男人和女人略有不同。 现在普德的家有115平方米,可以抗八级地震。村里公路、自来水、电视、电话等基础设施一应俱全,而且很快就会有网络。普德的房子一共花了33.9万元人民币(约五万美元)。但是普德自己只花了四万元人民币,剩下的钱都是政府付的。 2008年,帕玉村还没有成立合作社时,人均年收入不到800元。然而到了2016年,人均年收入已经上升到了15000元。不仅是在西藏,在贵州省也有通过合作社帮助村民提升生活水平的事例。

Read more

今年2月18号,有网友在微博(Weibo)上晒出了“广西官员请吃穿山甲”的图片,引发了社会各界的强烈关注。而野生动物保护组织的专家则从这个事件里看到了一丝拯救穿山甲的希望。 湖南省长沙市野生动物保护协会(Changsha Wildlife Conservation Association)会长周灿英说:“公众很少如此关注穿山甲,希望这次事件能给穿山甲保护带来新的突破,成为我们搜救濒危动物的一个转折点。” 穿山甲这种古老的物种已经存在超过8000万年了。它不仅具有重要的生态价值,更有不可替代的科学研究价值。 它们曾经大量生活在包括湖南省在内的亚洲热带和亚热带地区。 但是过去的20年,由于环境发生了很大的变化,再加上捕猎者的捕杀和贩卖,在湖南省已经几乎看不到穿山甲了。 据湖南省林业厅(Hunan Provincial Department of Forestry)2001年的一个调查显示,该省的穿山甲数量为零。 华南师范大学(South China Normal University)的野生动物保护专家吴诗宝教授说,中国每年食用大约30万只穿山甲。 在过去10年间,全球有100万只穿山甲被非法贩卖。国际爱护动物基金会(International Fund for Animal Welfare)日前甚至表示,自2015年以来,超过42万只穿山甲遭到偷猎和非法贩卖。 一公斤上好的穿山甲能卖到8000元人民币(约1165美元)。这直接导致中国的穿山甲几乎绝迹。尽管如此,环保专家们仍然没有放弃搜救这一濒危物种。 近年来,由于《野生动物保护法》的日益普及,越来越多的人已经知道贩卖、食用国家保护动物是违法的。 今年2月18日,也就是世界穿山甲日那一天,中国各地野生动物保护组织发起了多项保护穿山甲科普公益活动,吸引了很多人对这种野生保护动物的关注。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