纽卡斯尔位于英国泰恩河畔,是一座因发达的造船业而闻名的城市。 1881年春,中国政府派了200多名清军水兵来到纽卡斯尔,接收北洋舰队订购的“超勇”和“扬威”两艘军舰。由于工期延误,200多名水兵无法回国,不得不在纽卡斯尔呆了三个多月,其中五位不幸因病去世。 去世的五位兵官被葬在圣约翰墓园(St. John’s Cemetery)中。100多年过去了,由于日晒雨淋以及年久失修,五座墓碑中有三座已经倒塌。倒塌的墓碑从未引起人们的注意,直到被一位中国留学生发现。 2016年5月,一名就读于英国皇家艺术学院(Royal College of Art)摄影系的中国留学生在去圣约翰墓园拍摄时发现了墓碑的破损状况,之后他立马在网上发布了消息,引起了国内有关部门的高度重视,立即采取相关措施。 中国文物保护基金会(China Foundation for Cultural Heritage Conservation)是一个非营利组织。2016年11月,基金会首次在全球范围内发起了众筹,目标就是筹集46万人民币(6.7万美元),的墓碑修理费用。 在墓碑修缮工程中,英国北部华人企业家协会(International Chinese Entrepreneur Association)也发挥了重要作用。在得知水兵墓有关情况后,协会人员立刻前往纽卡斯尔市政府查找资料,了解当地法规条例,同时联系英国当地工程队,为修缮工作做好准备。 目前,修缮墓碑的准备工作正如火如荼地进行中。

Read more

婚礼是一个人一生中最值得庆祝的事,但在中国农村,婚礼对于并不富有的家庭来说是一个“甜蜜的负担”。 新郎家庭为了给家里的儿子娶妻,不得不花光多年积蓄,甚至四处借钱,导致负债累累。 来自中国山东的王跃国(音译)上个月刚刚给儿子操办完婚礼。他家靠种地为生,每年收入三万元。儿子的婚礼总共花费了20万元,其中有10万元是从亲戚朋友那儿借来的,可能要花费十几年的时间来还。 在中国有这样的传统:新郎的家庭需要购买新房,负担婚礼花费,并向新娘家送上现金作为彩礼。在农村,人们的收入较少,但往往对传统更加重视。新郎家庭往往会把他们辛苦赚来的积蓄花在婚礼上。 不仅是操办婚礼的人经济压力大,受邀参加各种婚礼葬礼的宾客也经常会感受到经济压力。为了不丢“面子”,很多人每年在“份子钱”上花费很多。2016年的一项调查显示,虽然大多数受访者不同意这种做法,但他们仍然会为了面子,即使欠债也要向主人送上足够的“份子钱”。 值得庆幸的是,情况已经有所改变。山东省的一些农村成立了监督组织,由村子里有较高威望的村民组成,以此来改变农村婚礼葬礼的过度奢侈问题。相似的机构在河南省、陕西省、河北省也存在,河南的台前县就规定彩礼钱不得高于六万。

Read more

中国互联网巨头腾讯公司(Tencent)联合创始人陈一丹是全中国最富有的人之一。去年5月,他出资25亿港元(3.2亿美元),设立了“一丹奖”——全世界金额最高的全球教育奖项。 陈一丹每年向“一丹教育研究奖”和“一丹教育发展奖”两个奖项各提供3000万港元(约合380万美元)奖金。“一丹奖”的获奖者可以是个人,也可以是三人以内的团队。 陈一丹对教育的关注来自家人的影响。他的祖母并不识字,但由于她的坚持,陈一丹的父亲接受了良好的教育,并因此改变了人生轨迹。陈一丹自己本科毕业于深圳大学,之后又在南京大学取得了硕士学位。 鉴于中国的高考制度和考生所承受的巨大压力,陈一丹设立了一所私立大学——武汉学院,目标是“全人发展”。但是,一所学校能够培养的学生数量毕竟有限,因此,他决定设立一个全球教育奖项,认为这样才是改善数百万年轻人的教育的最佳方式。他也希望,此举能引起大学和政府关注教育未来的趋势。 “一丹奖”的消息发布后,在大学、政府和智库中激起了热烈的反应。陈一丹表示,他在欧洲做宣传时,就已经收到无数提名。美国的哈佛大学(Harvard)和麻省理工学院(MIT)也率先积极提交了若干份提名。 “一丹奖”的评审委员会由教育专家组成,他们将从众多提名中筛选出具有创新性和可持续性,同时能够改变现存的教育结构、回应未来可能面临的挑战的教育项目。 首届“一丹奖”将于今年3月底停止接收提名,并在9月公布获奖名单。

Read more

林志刚是中国浙江一家皮具公司的总经理,中国农历大年初一,他就和驾驶员、公司人事经理一起开车5000多公里,前往云南、四川偏远山村给30多户员工家庭拜年。历时六天,大年初六才回到海宁。 早在2013年,林志刚就去西南地区的员工家拜过年。 林志刚的公司共有100多个员工,大部分员工年龄在25到30岁之间,70%的员工来自云南和四川省,通常,他们一整年只有春节才回家一次。 这次拜年之旅虽然很累,但是林志刚说他收获很多。他说,山里人非常热情,虽然山村物质匮乏,但是他们都将自己家的猪肉端出来给林志刚吃。 林志刚最后一站是到员工小周家拜年,小周在公司工作五年了,已经娶妻生子,小周的父母知道林志刚要来给他们拜年,激动万分。小周开心地说,公司待遇很好,每月工资约合4000元,他还买了面包车,这次过年,五个老乡员工都是坐他的车回家。 林志刚之所以舟车劳顿地去给员工家庭拜年,是因为他知道员工千里迢迢来浙江工作,非常不容易,同时公司事业的蒸蒸日上,也离不开这些员工兢兢业业的工作,希望他们的生活能更有盼头。

Read more

2月6日,搜狗(Sogou)问答机器人汪仔在一个有名的知识类比赛节目中战胜了人类。 据报道,汪仔是搜狗历时九个月耗资4000多万元人民币,集合了多个顶尖技术团队,基于人工智能技术研发的问答机器人。它在中国版的知识类比赛节目《一站到底》(Who’s Still Standing?)中战胜了一名美国哈佛大学(Harvard University)毕业生。 在该电视节目中,汪仔一亮相就被称为 “最聪明的机器人”。汪仔在节目中展示了它与人类相似的智能。它可以迅速、准确地理解问题并作出回应。 汪仔之所以这么厉害是因为它的背后是强大的搜狗立知问答系统。汪仔可以从该系统中提取信息并进行独立分析。它的推理能力让它可以在几毫秒内找到正确答案。 这并不是中国人工智能机器人第一次战胜人类。今年1月7日,百度(Baidu)的机器人小度在电视节目《最强大脑》中通过一系列复杂的人脸识别和语音识别战胜了人类。 人机对战将不仅止于此,此前有报道称中国机器人拟于2020年参加高考,计划击败80%的高考考生。 近几年,中国有许多科技公司都开始进入了人工智能领域,并且在世界人工智能领域的影响力越来越大。据2016年世界互联网大会(World Internet Conference)发布的一份报告,人工智能在中国已经成功吸引了26亿美元的投资。

Read more

美国咨询公司荣鼎集团(Rhodium Group)和柏林墨卡托中国研究中心(Mercator Institute for China Studies)于1月11日联合发布的研究报告显示:与前一年相比,2016年中国的海外直接投资上升40%,达到创纪录的1890亿美元。 其中,欧洲是中国海外投资的一个主要目的地,投资额超过了350亿欧元,占中国海外投资总额的77%。在欧洲,光是对德国的投资就占到了31%,达到了110亿欧元。大陆企业对美国的直接投资达到创纪录的456亿美元,年度并购交易达到了2015年的三倍。该报告称,中国的投资者对于收购高新技术和先进制造业以及服务业的资产特别感兴趣。交易金额超过10亿美元的大额海外投资有51宗,几乎是2015年的两倍。 国家发改委(National Development and Reform Commission)主任徐绍史在1月10日召开的新闻发布会上表示,随着国家经济增长,中国政府一直都全力支持国内有能力的企业“走出去”投资并购。但是最近一两年,在境外投资快速增长的同时也出现了一些投资不够理性的问题,这可能会引起风险,而风险一旦失控,对投资双方都不利。因此对一些不规范的投资行为进行严格审核,引导企业审慎投资非常必要。 荣鼎集团和墨卡托中国研究中心的报告也称,中国将会对境外投资实行更严格的审核,以打击不合法的交易。

Read more

中国的GDP一直是外界关注的热点。每次中国政府公布各项GDP数据后,外国记者都会对这些数据进行大量分析。 作为亚洲强国,中国经济发展速度的快慢、中国钢铁生产以及服务业的发展等都牵动着整个世界。而外界主要依靠中国对外公布的GDP数据来解读中国经济发展的方方面面。 许多经济学家都认为,GDP是用以衡量一个经济体健康程度的指标,但这个指标是存在巨大缺陷的。在中国,这个缺陷或许更加严重。 根据BBC的报道,有相当多的经济分析家认为中国GDP数据不可信——例如2016年,中国连续三个季度GDP增幅都为6.7%。 多年来,很多省份都被指出谎报GDP,有些省份GDP虚高,以此创造一个良好经济表现的“假象”。还有些省份的实际情况比官方公布的数据好很多,因为经济发展不善可以获得国家扶持。辽宁省省长陈求发就曾坦言,辽宁于2011年至2014年间大规模虚报财政数据。 如果中国GDP数据不可信,分析师只能寻求其他衡量指标,例如电力消耗或海运货物等。经分析,一些经济学家认为,中国近年来的实际GDP增长率大约为4%,而不是近7%。 尽管中国的真实GDP要更低,但许多国家根本不会在意这个数字。毕竟,作为世界经济强国的中国是不容忽视的力量。

Read more

在中国,快递员的工资不高且工作时间长,同时安全上也没有保障。 杨磊是北京市一名30岁的快递员,入行已有两年半。作为天天快递公司(Tiantian Express)的快递员,杨磊每周要工作七天,每天和两个同事一起,共要送300到400个包裹,每月工资却只有约5000元(约合723美元)。 在寒冷的冬天,他整日穿梭在大街小巷;当北京发布空气污染红色预警时,杨磊没有戴口罩,每天暴露在对人体有害的空气中,骑着电动三轮车工作10小时以上。 一项涉及全国4500多家快递公司的调查显示,这些公司中80%的员工每天工作时间超过八小时,有时还得加班,工作时长甚至超过12小时。但大多数快递公司表示,他们每月只向快递员支付2000至6000元工资。 很多快递员受不了微薄工资、较低的社会地位和巨大的工作量而辞职。据报道,接受采访的快递公司中,50%以上的员工工作时间还不到一年,这说明了快递员的辞职率很高。 2015年,中国在线零售额达到3.88万亿元,而国内生产总值超过67.67万亿元。报告显示,大约4.13亿网购者每人一年平均收到40个包裹。 快递公司对经济的贡献越来越大。国家邮政局局长马军生在接受新华社(Xinhua News Agency)采访时表示,7年来,快递业年平均增速均保持在50% 以上,成为了国民经济的一匹“黑马”’。

Read more

住在中国山东省的张克兰当了半个世纪的媒婆,共撮合了104对新人,在她住的小村庄,这是一个无法超越的记录。她的成功得力于直爽的性格、应对习俗的得心应手和察言观色的能力。但是今年春节,83岁的张克兰决定退休。 一直以来,中国农历新年是媒婆最忙碌的时期。住在农村的人们喜欢在吉利的日子喜结良缘,媒婆就会牵线搭桥。 但是,过去几个春节,媒婆的生意一日不如一日。因为在过去几十年间,中国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农村生活也随之改变。许多年轻人到城市工作,他们在工作的时候认识了另一半,随后结婚和定居。如今,几乎没有人完全靠家乡的媒婆寻找另一半。 2011年至2015年,中国每年有接近2000万人口定居城市。截至2015年,城市人口占中国总人口的56.1%, 就算年轻人留在农村,他们也更愿意通过社交软件认识另一半。 相亲网站是一个非常巨大的市场。世纪佳缘网站宣称拥有注册会员1.6亿,每月活跃会员高达530万。 张克兰说:“媒婆这个职业渐渐消失,说明了社会在进步和发展。”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