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MPLE
中国启动时速600千米磁悬浮列车研发项目

10月21日,中国中车有限公司(CRRC)在北京宣布将正式启动时速600公里高速磁悬浮列车研发项目。 中国中车表示将于2021年前建成一条全长约五公里的测试专线,用以测试磁悬浮列车项目。中车高铁研发项目负责人贾利民表示,中车计划建设一条从济南通往青岛的磁悬浮列车。 磁悬浮列车不是直接使用燃料,而是利用磁铁产生的电流,使列车克服重力在铁路上方滑动。中国中车表示,在开发下一代磁悬浮列车之前,仍需要改进其悬浮和牵引技术。 上海磁悬浮列车是目前世界上速度最快的商业运营高速磁浮项目,通往浦东国际机场(Pudong International Airport),最高时速可达431公里。 目前,世界上的高速磁悬浮列车的最高测试时速已达到600公里。2015年4月,日本研发的磁悬浮列车以603公里/小时的测试速度打破了之前创下的纪录。此外,德国的磁悬浮列车最高测试速度也已达到了505公里。 然而,磁悬浮列车的商业化还面临许多挑战。首先,建造长距离的磁悬浮铁路投入巨大。其次,磁悬浮技术还没有完全成熟,其中隐藏的安全隐患仍有待解决。

Read more
SAMPLE
研究人员耗时数十年防治宁夏荒漠化

中国西北部宁夏回族自治区的沙坡头是黄河与腾格里沙漠的交汇处。50多年来,这里一直是研究人员防治荒漠化的前沿阵地。 上世纪50年代,由于建设包兰(包头-兰州)铁路的缘故,沙坡头进入了公众视野。这里的沙丘不断变化,并不适合修建铁路轨道,因此包兰铁路在沙坡头段遇到了困难。为此,科学家走进了沙坡头。 1958年包兰铁路通车时,沙坡头以其“草方格”治沙技术闻名于世。所谓“草方格”,就是将麦草部分掩埋,铺设成棋盘状的一个个方格,运用草根的力量来阻止沙漠的入侵。“草方格”具有惊人的防风性能,有助于固定沙丘、形成表层土。在足够多的土壤形成后,就可以种植抗旱植物。然而,日益下降的水位使植被退化,导致固定效应减弱。 1999年,科研人员李新荣赴澳大利亚学习,从澳方教授那里学来了土壤结皮技术,并在回国后应用到了沙坡头的治理中。土壤结皮在干旱和半干旱地区大量存在,是由荒漠地表的细菌、真菌、藻类、地衣、苔藓等植物的菌丝和分泌物与沙石结合而形成,能够有效对抗土地侵蚀。但是土壤结皮的生长耗时五年之久,太过缓慢。于是,李新荣和他的团队在实验室中培养相关生物,并把它们喷洒在沙子上,大大加速了土壤结皮的生长。 如今的沙坡头有30余种栽培植被。丰富的植被种类对防治荒漠化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 沙坡头为许多其他地区荒漠化的防治提供了宝贵的经验,这其中不但有国内的陕西毛乌素沙漠、内蒙古科尔沁沙漠和内蒙古鄂尔多斯沙漠,更吸引了来自中东和非洲的研究人员到沙坡头接受培训。

Read more
SAMPLE
研究称猕猴不会说话是受大脑限制而非声带

近期,一篇刊登在《科学进步》(Science Advances)杂志上的研究报告表明,猕猴等灵长类动物不能说话的原因可能在于它们的大脑,而不是声带。 在研究中,科学家们用X射线拍摄猕猴发声、进食、做面部表情时嘴部及喉咙内部的影像。随后,研究人员通过采集的数据建立猕猴电脑声带模型。研究表明,猕猴可以发出很多不同的声音,可以说出上千个单词,甚至能说出完整的句子。 尽管人类能听懂猕猴”说”的话,但是,它们的声音和人类的声音还是存在一定差别。 长期以来,科学界都认为灵长类动物缺乏说话能力是受声带限制。 该研究带头人、普林斯顿大学(Princeton University)心理学教授阿西夫·加赞法(Asif Ghazanfar)表示,这项研究足以证明猕猴不会说话的原因和声带毫无关系,根源在于大脑。 密歇根大学(University of Michigan)生物进化学助理教授托雷·乔·伯格曼(Thore Jon Bergman)虽然没有参与该项研究,但他认为该研究能帮助我们了解人类语言能力的进化。 要理解人类语言能力的起源,首先要了解人类的“近亲”是如何发声的。这项研究已经证明,灵长类动物不能说话的原因在于没有进化出一颗拥有说话能力的大脑。神经认知因素使人类能发出比其他灵长类动物更丰富的声音,而不是原先认为的解剖学因素。 这项研究也表明,人类在很久以前就拥有了发声的能力,这有助于理解语言进化的起源。人类语言能力的进化需要的是大脑而非声带上的变化。

Read more

2016年12月17号,巴黎机动车限行。政府希望人们少开车,因为现在巴黎的空气已经很不好了。 以前巴黎的空气非常好,但是现在很不好,因为有了很多车。到了冬天,因为天气很冷,人们要烧很多木头。开车和烧木头都会有很多烟。 人们很不喜欢现在的空气。这是法国10年里空气最不好的一年。 政府告诉大家可以坐公交车,希望大家少开车。

Read more

位于中国陕西省神木县的武成功村拥有中国最大的煤田。经过30多年的开采,武成功村的村貌已完全改变。枯黄的野草、荒芜的农田以及暴露在外的岩石成了武成功村如今的面貌。 今年60岁的魏正法是武成功村的村民,世代生活在这片土地上。但是由于过度开采,他的家和大部分村民一样遭受了损坏,七年前,魏正法便举家搬迁到了隔壁村庄。 虽然已经从武成功村搬走,但是每年春夏,魏正法就会回到老家,在原先属于自家的田里种上玉米和黄豆。他每年种的庄稼能带来两三千元人民币左右的收益,加上煤矿开采公司每年补助的一万元,这就是他一年所有的收入。 新华社(Xinhua News Agency)2008年曾报道,神木县的煤矿开采已造成56.1平方公里的土地塌陷以及破坏超过1500公顷的农田,导致约6700名村民的生活受到影响。 除了土地塌陷,煤矿开采也带来了其他严重问题,例如河流干涸。数据显示,流经武成功村的窟野河2001年到2010年的年均径流量,和1956年到2000年均值相比,减少了54%。 由于煤炭的疯狂开采,窟野河的水资源危机也越来越明显,窟野河开始出现季节性断流。武成功村用水困难,村民不得不去约2.5公里以外的水塔接水。 随着煤炭的开采及相关产业的发展,神木的地区生产总值从2000年的23亿元增长到2015年的817.41亿元。 然而,这些年因发展煤炭产业给当地造成的生态损失究竟有多大可谓一言难尽,生态修复所需要的时间和成本也不得而知。 清华大学(Tsinghua University)副教授腾飞在一份环境研究报告中指出,开发一吨煤对环境和人类健康造成的损害价值为260元人民币。 他表示,目前环境和健康成本并没有体现在化石能源的定价机制中,这也是导致目前煤矿过度开采的重要原因。

Read more

2017年1月7日,在欧洲很多国家有大雪,天气很冷,有一些人死了。 在莫斯科,这是125年里最冷的一天,有60多人冻伤。人们都在家里不想出去。有人说,天气太冷了,我的狗都不想出去。

Read more

中国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National Development and Reform Commission)(以下简称发改委)在2016年12月16号,发布了一份关于可再生能源的计划书。到2020年,中国将投入2.5万亿元人民币(合3600亿美元)用于可再生能源的开发。 什么是可再生能源?可再生能源包括水能、风能、太阳能、生物质能、地热能和海洋能等。中国计划在2020年前,投资水能发电约5000亿元,风能发电约7000亿元,另外,投资约一万亿元用于太阳能开发,再加上其它可再生能源的开发,一共投资2.5万亿元。 发改委表示,多年来中国有可再生能源的“浪费”,所以还要扩大可再生能源的并网和使用范围,好让更多地方能用可再生能源。到2020年,中国每年可再生能源的使用差不多是7.3亿吨煤的使用标准。 可再生能源的政策支持、技术改革和成本的降低,将会逐渐改变中国的能源结构。风能、太阳能、地热能和生物质能将给中国带来可持续的经济。

Read more

2016年12月21日,中德两国科学家在《科学进展》(Science Advances)杂志上宣布破解了中国雾霾最主要成分硫酸盐的形成之谜。 科学家发现,大气中漂浮的水分颗粒中所含的二氧化氮与二氧化硫的化学反应是生成硫酸盐的主要路径。减少氮氧化物排放或许对缓解空气污染问题具有关键作用。 该结论主要基于对2013年1月北京的强雾霾天气的研究。当时北京的空气质量创下中国最差空气质量记录。 由于地球表面覆盖的二氧化氮无法扩散,无风天气的二氧化氮浓度比正常天气高三倍,反应速率明显更高。这会加速硫酸盐的积累并导致更严重的污染。 参与研究的清华大学(Tsinghua University)博士郑光洁表示,在清洁环境下,硫酸盐主要通过大气中的氢氧化物反应形成,或由云水环境中的过氧化氢和臭氧反应生成。由于云中的液态水含量远高于颗粒物结合水,所以与云水中的硫酸盐生成反应相比,颗粒物结合水中的反应可以忽略。相比之下,中国北方的雾霾天气期间,由于颗粒物浓度大幅上升及静稳气象条件下相对湿度较高,主要的硫酸盐形成途径为气溶胶水中的二氧化氮反应。 来自各种地方的的污染物同时高浓度释放,使得中国北方形成了独特的强雾霾条件,也改变了雾霾中硫酸盐的形成途径。 对于改善中国北方的的雾霾天气,研究人员表示应当优先降低氮氧化物的排放,这将有助于大幅降低中国雾霾中的硫酸盐污染水平。

Read more

12月1日,上海唯一两家正规的“地沟油”处理公司之一——上海中器环保科技有限公司(Shanghai Zhongqi Environment Technology Co.)与上海巴士物流有限公司(Shanghai Bus Logistics Ltd.)和瑞典家具品牌宜家(Ikea)合作的生物柴油项目正式启动。 这种生物柴油是一种新型的环保能源,成分中的5%到10%来自于回收的废弃食用油,也就是人们常说的“地沟油”。 自12月初起,宜家的100多辆物流运输卡车都用上了这种生物柴油。目前,卡车还只能在公司加生物柴油,但是将来会有更多的加油站可以提供生物柴油。 上海巴士物流有限公司总经理何建江说:“这个项目和我们节能环保的目标是一致的,对社会是有益的。” 在中国,生物燃料已经被用作飞机和公交车的燃料。在上海,10条公交线路的1100多辆公交车从去年初就开始使用生物燃料。 多年来,中国政府一直致力于废弃食用油的转化工作。利用生物柴油不但可以减少二氧化碳的排放,还可以减少非法地沟油交易。由于生物柴油要比普通柴油贵很多,为鼓励企业使用生物柴油,政府将会为使用生物柴油的企业提供补贴。

Read more

美国NASA于12月14日公布的一张南极冰川裂口的照片再次引起了人们对南极冰川融化的关注。专家表示,南极冰川的融化将加剧全球气候的变化。 南极洲又称第七大陆,是地球上最后一个被发现的大陆。整个南极大陆被一座巨大的冰川所覆盖。南极冰川在全球气候变化中扮演着至关重要的角色。 新西兰一个研究南极冰川问题的团队制作了电脑模型,用于研究南极冰川融水进入南极洲附近的海洋后的情况。研究人员用电脑模型模拟了南极大陆和全球气候在过去8000年间可能发生的变化。维多利亚大学的高雷奇博士(Dr. Golledge)还用电脑模型模拟了南极冰川从上一个冰河时代到现在所发生的变化。 高雷奇博士表示,模型显示冰川融水的汇入会降低南极洲周围海面的温度,但是海洋深处的温度已经开始上升,而且这些新汇入的冰川融水也会导致遥远的北半球的气候发生变化,影响全球的海洋环境。这就意味着南极冰川的融化不仅会使海平面上升,也很有可能会加剧全球气候的变化。大西洋北部的一些地方的气温可能也会因为南极冰川的融化而升高。 去年高雷奇博士领导的另一项研究发现,如果现在不对温室气体的排放速度加以控制的话,将来南极冰川的融化将会导致海平面上升10米。

Read more

12月11日,四川大学教授兼蓝光英诺生物科技公司(Sichuan Revotek)CEO康裕建带领的3D生物打印血管植入恒河猴体内实验宣告成功。3D打印血管技术具有里程碑式的意义,它为全球超过17亿受心血管疾病困扰的病人带来了希望。 人们对3D打印技术并不陌生,但是,利用生物打印机打印血管还是世界首创。据了解,植入恒河猴体内的血管采用的是生物墨汁,由生物打印机进行打印。 康教授表示,五天时间内,新的内皮细胞层将会形成,同时,平滑肌细胞也将生长。28天内,所有这些细胞将经历组织分化。植入的血管最终将和原血管组织融合在一起。 目前,康裕建团队已经对30只恒河猴进行了血管植入实验,且状况良好。经过几个月的实验观察,这些植入的生物血管已经和原本的血管结合为一体。 对于这项技术,中国工程院(Chinese Academy of Engineering)院士戴尅戎认为,3D打印生物血管已经是一件了不起的事,但是打印包含各种活性物质的血管更加难得。如果3D打印技术能应用于血管,那未来也有可能应用于肝脏、肾脏等。这项技术对人类健康具有重大意义。

Read more

冬季来临,中国北方众多城市再次被重雾霾笼罩,而北京首都创业集团有限公司(Beijing Capital Group)(以下简称首创集团)研发的“雾炮车”则为人们带来了一丝希望。 首创集团的工程师徐跃心(音译)解释道,“雾炮车”最初用于工地、矿洞,作用是减少灰尘。经过改进,“雾炮车”可以喷出更小颗粒的水雾,直径单位和PM2.5、PM10一样,都为微米。这些水雾能和空气中的灰尘结合,最后落到地面。 12月的第一个周末,北京市民感受到了一次重雾霾天气。21个监测站的空气污染指数在周日达到最危险水平。一些地区的能见度降到500米以内。北京于12月1日发布了橙色雾霾预警,并采取了综合措施严格控制来自企业、车辆和工地的污染物排放。 于是,北京一些地方除了动用“雾炮车”,还同时在道路上喷洒特殊化学物。“雾炮车”每天早晨进行作业,雾霾天需要工作三到五次。 根据中国国家环境监测中心(China National Environmental Monitoring Center)的数据,雾炮车和化学品可以将PM10减少20%,PM2.5减少5%,氮氧化物减少10%。 首创集团市场部的李刚(音译)表示,如果效果明显,北京其余地区以及其他城市或将考虑采用雾炮车和化学品治理雾霾。 天津南开大学(Nankai University)环境科学系教授史国良表示,“雾炮车”虽然能治理雾霾,但也不是长久之计。要想彻底治理雾霾,根本手段还是严格控制污染物排放。

Read more

许志强和许志刚是家住甘肃黄土高原的一对双胞胎兄弟,今年已经68岁了。二人用了48年的时间种植了400多亩山林,将原本荒山秃岭的家乡变成了绿意盎然的“小江南”。 黄土高原植被稀疏,一下雨就水土流失严重。在许氏兄弟的家乡,房子周围都是被雨水冲出来的一个个坑。1968年,一场大雨后,许志强的妻子挑水滑进坑里,差点儿没命。后来,许志强从电影里看到种树可以防止水土流失,于是暗暗下了决心,想用树把山上的黄土留住。 万事开头难,兄弟俩第一年种的几亩树由于遇上干旱,没有一棵存活。而之后几年种的树苗,不是旱死就是被水冲走。由于土质和气候原因,用当地人的话说,种活一棵树比养大一个孩子还难。但因为吃够了“黄色”的苦,兄弟俩对绿色的渴望愈加执着。慢慢地他们发现,用树把山上的土地围成一个个大格子,再在里面种树,树就容易存活。 一开始,许氏兄弟种的大部分是四季常绿的树种,慢慢有了经验以后,连南方的橘子树、无花果等树种也都种活了。这些树在许氏兄弟手里不仅适应了当地的水土,而且开花结果。 在当地人眼中,许氏兄弟都是聪明人,比一般人能赚钱,但他们赚的钱都“种”在了山上。改革开放后,为了扩大种植面积,许氏兄弟不仅把到手的10亩良田换成了30亩荒山,而且把做粮食生意所得的一切收入都投入到了种树上。为了种树,还一度导致了家里经济困难和家人的不理解。 48年过去了,兄弟俩从青年变成老人,400亩的荒山变成了生机勃勃的绿色“江南”。 闲暇之余,许志强和哥哥许志刚一个主攻根雕,一个主攻绘画,不仅修身养性,而且都学有所成。对此,许志强兄弟说:“黄土高原十年九旱,但山也是通人性的,你对它好,它就对你好,时间长了便心平气和,干什么都学得快。”

Read more